当中国式聪明遇上国际式规则,结果会怎样?


(悠悠) #1

旅居加拿大的华人企业家、德华国际矿业集团董事长刘乃顺先生,通过其亲身所见,给国人好好上了一课。这件事发生在从温哥华飞往北京的加拿大航班上,当时刘乃顺先生坐位在经济舱倒数第三排,靠近机尾,他有幸看到了一对夫妇是如何耍小聪明,结果自讨苦吃的全过程……飞机从温哥华起飞一个多小时,大概到达美国“飞地”阿拉斯加州领空时,一对男女有说有笑从前方走来上厕所。上完厕所后,两人见最后两排居然空着,遂一人一排,就躺下休息了。两人都讲中文,有说有笑,说什么这飞机原来这么空啊,太困了,正好睡一会。他们不知道,这两排座位并不是售票的,而是留给机组人员专用的,上面有明显的英文提示标识。午餐过后,飞机飞行平稳,机内灯光变暗,到了大家休息的时间。空姐们也开始轮流休息。有空姐来到后面,先用英文,又用中文,轻声对两位说:“这是机组人员的休息位,我们要休息了,请您二位回到原座位。”不知道这两位是真睡着了,还是假装,空姐都说了几遍了,那女的才有点不耐烦地说自己头疼恶心,浑身无力,可能生病了。那男的随后也同样说自己病了,需要休息。空姐脸上立马充满关切,让两人好好躺着,立即就去报告了机长。随后,广播响起:“各位旅客,机上有两名乘客生病,不能动弹,情况危急,如果有乘客是医生,请您至机尾提供帮助!”飞机上还真正好就有一位医生,而且还有听诊器等,但他检查了半天,也不知道两个人得了什么病,最后只能严肃地对空姐说,两人得的病很奇怪,自己无法诊断。要说这两人也真是的,医生都来了,他们居然还装,还让人家诊断。你没有病,人家怎么能诊断的出来?刘先生实在看不下去了,悄悄用英文告诉空姐说,这两人应该是夫妻,至少是熟人,他们没病,就是想赖着座位不想起来而已。空姐一脸诧异,说不可能,谁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说实话,她确实理解不了。飞机继续向前飞行,原本该休息的空姐,除了有一人守着两位外,其他人都只能分散到别的座位休息。而两位却自认为撒谎成功,继续躺在座椅上休息——也或许,他们需要用继续装病来掩盖自己的谎言。但事情很快翻转。不久,喇叭再次响起,机长告诉广大乘客,飞机已经到了美国阿拉斯加州的首府安吉雷奇上空,因有两名病人,不得不立即在安吉雷奇机场降落。这对男女眼见不妙,晃悠悠起来,甩甩胳膊甩甩腿,好像没事般地说,已经好了,飞机不用降落,会耽搁大伙时间的。他们认为这样大家都有台阶下了。但空姐却一脸严肃,而且态度十分诚恳地说:“生病不是小事。你们乘坐了我们的航班,我们就必须对你们的生命安全负责,机长已经通知了机场地面的紧急医疗救护机构,相信他们会对你们进行最好的救助!”这对男女知道事闹大,连连说真得没病,已经好了,千万不用麻烦了。但空姐的态度依旧,温言安慰着两位,说生命重于一切,医生一定会好好帮他们诊断的,还说这是加航的规定,有人在飞机上病了,就必须按规定办事,任何人都不能有侥幸心理。这对男女见说不通,真要崩溃了,声音都提高几倍,就差点发火抡拳头了。说话间,飞机已经安全着陆,机场地面人员及救护人员拿着抢救设施和担架进入机舱。两人也是急了,开始横起来,死活不下飞机。救护人员温言温语,但态度和空姐一样坚决,大概就是自己不是医生,不能确定两人的病情,一定要抬两位去机场专门的救护站接受全面的身体检查。这样做是有关法律明确规定的,谁都不能违背。僵持间,又上来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同样温言但态度坚决地请两位前去诊断,否则他们有权利实施强制措施。两人见实在没办法了,遂愤愤地表示自己可以走下飞机。但医务人员坚持说,不知道两人的病情如何,为了防止受到二次伤害,必须用担架抬下去。这对男女终于极不情愿地爬上担架,被抬下飞机,其随身行李和托运行李也相继撤离航班。至于最后是怎样收尾的,又改签的哪次航班,就不得而知了。这对男女的遭遇,是不是给了你很大的启发?我们很多国人爱耍小聪明,且特别能讲自己的一套道理。但是,在国际社会,没有人听你讲道理,大家都是讲规则,讲程序。


(Alphage) #2

中美贸易战不就是因为这个打起来的么,我始终的觉得美国现在开始发力的话,中国被榨干的速度可以加快,如果放过中国的话,美国可能就会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