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课无政资# 美国白左的免费午餐不是傻,而是坏。


#1

刚刚在油管看了一个访问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 )的视频。其实内容並不复杂。美国白左一向支持由免费医疗保险,免费教育,由美国Z F保证所有人都有一份不低于美国最低工资的工作,更多社会福利保障等等。但要提供这些免费午餐,当然是要纳税人埋单。问题是究竟这些免费午餐总共要花多少钱?

根据一些白左研究机构的估算,其中四个免费午餐在10年内总共要花40万亿美元。免费医疗保险已经要花32万亿美元。由美国Z F保证工作要花5.4万亿美元。资助学生要花1.4万亿美元。资助学校,资助家庭和加大社会褔利保障要花1.3万亿美元。总共大约40万亿美元。读者注意这只是10年估算支出。简化来说就是每年支出4万亿美元。很多支持自由市场的经济学者都批评这些数字都是基于一些不可能的假设,真实支出的数字会远高于这些估算。例如免费医疗保险假设所有医生收费都会接受6折收费,但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不理解6折收费意思的读者请参阅我以前的文章。10年支出40万亿很大机会是低估支出。但不论是否低估,10年支出40万亿美元依然是一个非常吓人的数字。

奥卡西奥女士在以前曾说过对富人和大企业多征碎可以在10年里增加2万亿收入。那么余下的38万亿美元从那里来?奧卡西奥女士始终无法回答这问题。虽然住持人再次追问。但她也只是重多强调花了这么多钱很值得,但就不回答38万亿美元从何而来。我看视频的感觉就是她根本没有想过这38万亿美元从何而来的问题。美国现在累积的国债达到20万亿,如果10年内再加多38万亿。那就差不多58万亿。而美国2017年的G D P也只是大约19.4万亿。这个債根本无法还,只能不断印钱。最终可能出现委国经济危机。

其实美国白左继承了白左始祖罗尔斯的一个错误。罗尔斯的《正义论》只讨论如何分蛋糕的问题。但罗尔斯从不讨论蛋糕从何而来。在白左的世界里,蛋糕就是从天而降,无中生有而出现。但现实世界中,蛋糕不会从天而降,更不会无中生有。蛋糕必然是有人埋单才会有人做出来。然而美国白左都喜欢用免费蛋糕来收买选票。他们喜欢喜欢吃免费蛋糕多爽,但就从不提为免费蛋糕埋单时有多痛苦。正如最近一位白左Z Z学教授Corey Robin 写的文章中说现代美国白左和以前的美国左派是不同的。Robin 说现氏美国白左追求的是“自由”。什么是“自由”?Robin 的解释和周保松一样。你没钱搭飞机去旅游就是失去“自由”。你没钱去大学学习非洲部落音乐就是失去“自由”。当然 Robin 也不问谁有责任来为你的“自由”埋单。

但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奥卡西奥女士毕业于波士顿大学,获经济学与国际关系学士学位。理论上来说她应该是懂经济学的人。但卻能提出这么荒谬的主张,实在令人惊讶。当然她可能在经济课上睡觉,也可能她的经济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但我觉得张维迎老师的说法可能更准确。这类人不是傻,就是坏。

但从这个不知道是傻还是坏的例子中可以看到一个教训。不论任何人想从Z F中得到好处,必定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这个教训对全世界都有效。左手要福利,右手要减碎只能是一种幻想。


#2

“例如,一个人如果醉心于“微观经济学”,他很容易提出:

医疗费要降价

教育费要降价

房价要降价

政府要抑制通货膨胀

购买房产会导致内需不足

免费的福利越多越好”


#3

医疗费降价,无异剥削医生的劳动。

教育费降价,无异剥削教师的劳动。

房价降价,无疑剥削基建土建的劳动。

通货膨胀永不存在,永恒为0,见《正本清源话通缩》

购买任何东西,都不会导致内需不足。

福利越少越好。

站在《宏观经济学》的立场,考虑“张三+李四”的整体。则“微观经济学”的绝大多数诉求,都是邪恶的+自私的。

包括那个“举牌”的老头,统统不是人,是人渣。

医生难道不是国民么。

教师难道不是国民么。

铁路工人难道不是国民么。

凭什么别人都要跌价,就你涨工资?

可是我们整个国家,依然津津乐道地“控制医药费价格,降低药价”。甚至把这写成了一种政绩!

“控制春运车票不涨价”

“控制蔬菜肉禽不涨价”

那就是“白领市民”的特权阶层,盖过了医生,铁路,农民,不公平!

我们为什么要普及真正的经济学。因为错误的经济学,会带给我们国家以灾难。

“微观经济学”最终养活的,是一个精致的政治特权群体。